首页 > 对外交流 > 交流活动
新加坡作家吴伟才先生访问棉兰亚洲国际友好学院 主持演讲《世界是我的人生课室》
日期:2017-11-01浏览:

        2017年10月20日下午3时,新加坡作家吴伟才先生访问棉兰亚洲国际友好学院,并主持召开讲座《世界是我的人生课室》。

        我中国三亚学院学生陈伟夫、苏北华联主席团与理事、棉兰亚洲国际友好学院全体师生均出席了此次活动。


吴伟才先生介绍自我


        吴伟才先生生于1951年,作为一名资深且知名的新加坡作家兼艺术家,他出版过23册书籍,曾以背包客的身份周游世界各地长达16年,足迹遍布87个国家205个城市,其代表作《背包走天涯》游记系列广受读者欢迎,同时也发表小说、散文和诗,为人津津乐道。吴先生爱好绘画,擅长素描,早年曾赴英国伦敦南汉登堡中央美术学院进修美术设计,15岁时就在国际少年美展上代表新加坡夺得冠军,并将其作品《夜之舞》(Dancing at Night)赠予当时的新加坡总统尤索夫。


亚院中国汉语教师、中国三亚学院学生陈伟夫向吴先生提问

        在此次讲座中,吴伟才先生首先对亚院的盛情邀请和师生的热情欢迎表示感谢,他非常高兴来到亚洲国际友好学院,能够在这样一个美好的下午与亚院的师生们进行亲切交流。

        吴先生向在场的师生们讲述了自己的人生经历,在学生时代,课本上类似“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中国诗句深刻地激发了他向往了解世界的浓厚兴趣。成年以后,怀揣着儿时的梦想,吴先生扛起背包,游历了中国、日本及欧洲的诸多国家,旅行使他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自己的见识。

        在中国的北京,印象最令他深刻的,是四季的变换,是来自于视觉、嗅觉、听觉的巨大冲击。北京的春天,连空气里都有一种万物复苏、生机勃勃,如嫩叶发芽般的新鲜气息。春风轻轻微拂亦有丝丝的暖意。夏天的深山里一片青葱翠绿,蝉鸣好像在揪着你的头发。秋天则是成熟的、金黄的,令人舒畅的,正所谓秋高气爽。而冬天的北京,胡同与宫墙、红与灰的结合。每个城市都有它自己的特征,都有它自己的颜色,作为艺术家的吴先生喜欢从颜色入手,观察细致入微,在他眼中,粗糙斑斓的铁门不再是生满锈迹的废铁,而是富有花纹的艺术杰作,因为它所体现的恰恰是时间的流逝与岁月的沧桑。



亚院学生座无虚席


        在印度,吴先生学到了色彩的鲜艳,这里的人、街道、文化、宗教,甚至是死亡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鲜艳的,就连茅房前本来看似陈旧破败的木头门板也被刷上一层鲜艳的粉红色,使人越发觉得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生意盎然。“每个人都应该去印度。”

        吴先生常喜欢引用不同的文化、使用不同的颜色呈无政府之状态进行绘画创作,因为他在画中所要展现的并非是具体的、死板的生硬事物,而是抽象的、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当下对于生命瞬间最真实的感受,他在画中通过描绘无数丰满的曲线,那些模糊而又朦胧的意象,表达了一个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思维与情感的激情绽放和对生命美好的永恒热爱。

        吴先生想要说明,西方人与东方人的最大区别是在于思维上的不同。同样一座巍峨的高山,西方人的观念是“征服”,即攀岩而上,立于山顶,测量出山的宽度、高度,标于地图之中。多为数据的分析、理性的思考。而东方人的观念则是截然不同,先是于高山之下修建一精致的亭台,而后邀请三五好友,泡一壶好茶,俯仰高山流水的壮观,感受大自然的神奇。随心随性、纯任自然。


        世间所标榜的“美”都是假的,因为事物本身并没有美丑之分,“美”是从内心生出来的,只有你自己的感觉是对的,也只你自己知道。走遍全世界,人类是平等的、万物是平等的、众生是平等的,坦然接受所有最真实的感觉,包括平日的生活,因为所有感觉的源头都来自于一个整体。艺术创作者的最大关卡,就是教育、经典、大众审美(标准),而最难逾越的是自己过往的成就。


苏北华联向吴先生赠送礼物


        演讲的最后,吴先生告诉在座的学生们,要学会走入无常、安于无常、适应无常。寻找自我生命的开花点,诚恳面对自我,对生命永远生机勃勃,对人生永不言败。



(汉语1402陈伟夫赴印尼亚院实习新闻稿)